亞瑟

我不是故意要讓柯克蘭先生擺這麼張臭臉的(掩面)
老實說開始畫這張線稿時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四十幾分,
所以我整個很想睡又硬是要畫圖的撇,
臭臉很有可能是反映我睡眠不足的心聲……

然後塗鴉畫得比上一張小認真畫(雖然沒畫完)的還好是怎麼回事orz
這樣我以後都要走塗鴉路線喔ちくしょう!

還有一堆想畫的題材畫不完啊……
 
 
 

夕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